用心制作香醇 她是“无声咖啡师”
2021-08-13 09:54:16 来源: 广州日报
关注新华网
微博
Qzone
图集

  庞炎玲在冲调咖啡。

  “我是一名咖啡师!”庞炎玲在手机上打出了这句话,字里行间都充满了自豪感。她是一名聋哑人,现在又多了一个身份——“无声咖啡师”。佛山禅城一家咖啡店为她提供的这份职业,让她重新找回了人生价值和自信。通过当咖啡师,她用积极乐观感染了身边的人,让人知道原来寂静的世界里,还有温暖,还有追求,还有不一样的味道。

  观察入微的“无声咖啡师”

  在佛山禅城东方广场,有一家仅仅有20多平方米、并不起眼的“熊爪咖啡”。除了店长杜浩文外,这里还有一名咖啡师庞炎玲。在她1岁半的时候,因为过敏性皮炎打针后不幸失聪。在佛山市启聪学校毕业后,她一直在工厂里做工人,一做便是10多年。直到今年7月,在佛山市残联的介绍下,毫无相关经验的她来到了熊爪咖啡店工作。

  “当时有三四名残疾人来面试,阿玲的积极向上的态度让我印象深刻,你会感受到她真的很有热情,想当好一名咖啡师。”杜浩文告诉记者。

  开始教学后,阿玲的学习能力远超过杜浩文的想象。“一来是因为她听不见东西,不容易被外界事物干扰,二来她真的很珍惜这份工作,学习的时候都会特别认真、细致。”杜浩文说,像在冲咖啡时,杯子和咖啡机是要维持一定的角度的,他在打给阿玲的文字里忘记提及这一点。但是,阿玲连这个细节都能观察无误,让他非常吃惊。

  学打奶泡,她用心代替听力

  其实,对于阿玲来说,在无声的世界调制好一杯好的咖啡并非易事。每次杜浩文在教学时,她便必须全神贯注。因为她知道,没有语言上的即时指导,一旦错过了任何一个细节,一切便要从头再学。为了冲好咖啡、调好饮料,她都会默默地不断练习直到深夜;为了学会咖啡拉花,她平时还会自己用水、冰块和洗碗液反复演练。

  在记者问到什么咖啡最难学时,阿玲就笑着指着单子上的“原味拿铁”和“厚乳拿铁”,因为类似的热饮需要打奶泡。而对于一般的咖啡师来说,打奶泡这个步骤必须用到听力。

  打奶泡的时候,咖啡师会通过咖啡机往咖啡里注入高压的水蒸气,而在水蒸气接近咖啡时,会因为空气与液体摩擦产生“滋滋”的声响。“我们一般听到这种声响四五秒后便停止注入水蒸气。”杜浩文说,只有这样,咖啡口感也会更加绵滑,奶泡也会刚刚好不影响往后的拉花。由于阿玲没有听力,她学打奶泡的时候就必须锻炼自己的观感,比普通人多下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工夫和时间。

  “只要给他们机会,一定会带来惊喜”

  在昨日记者来到咖啡店时,阿玲在启聪学校时的同学霍智能带着他的一班队友,来到咖啡店消费。“我们是广东省聋哑人篮球队的队员,今天我们刚好休息,于是就一起过来支持阿玲。”霍智能在记者的采访本上写着:“我想说其实只要企业接纳残疾人,他们一定都会非常用心地做好自己的工作的。我们也会带更多的人来这里‘打卡’,支持企业。”阿玲告诉记者,这些日子她的不少同学都会像霍智能一样,来到店里消费,为她成为一名“无声咖啡师”而高兴。

  在采访期间,记者也看到一些市民陆续来到店里。“我们在附近的街坊,感觉这里的咖啡很用心,后来才知道原来是聋哑人做出来的,太赞了。”何先生说。从“熊爪”的手中接到了饮品后,他们一家和“熊爪”背后的阿玲挥手说再见,心满意足地离开。

  杜浩文现在已经学会了用简单的手语和阿玲进行沟通。杜浩文说,由于自己从小便受父亲的感染,一直希望可以帮到像阿玲一样的残疾人士,于是他决定开办佛山这家咖啡店。将来,根据店里的经营情况,他还打算再招一到两名残疾人士。“只要企业给机会残疾人士,他们一定会给你带来惊喜。”杜浩文说。

  文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刘艺明  图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陈枫

+1
【纠错】 责任编辑: 魏晓航


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81127756605